贵州分社正文
中新网首页|安徽|北京|重庆|福建|甘肃|贵州|广东|广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黑龙江|江西|吉林|辽宁|内蒙古|宁夏|青海|山西|陕西|上海|四川|香港|新疆|兵团|云南|浙江
b68
当前位置:>>首页>>市州之窗>>正文
贵州习水:农村产业革命释放土地活力
发布时间:2020-03-10 11:51:32 稿件来源:中新网贵州 b60

  中新网贵州新闻3月10日电(向小东)走进习水县土城镇黔沿村石板上,机器轰鸣,电动割草刀挥过,一片齐腰深的杂草顺着刀锋倒成一片。

  三十年前,同样在黔沿村石板上,齐腰身的杂草也在手动割草刀的挥动中倒成一片。

  三十年前垦荒是为了吃饱饭!

  三十年后垦荒是为了吃好饭!

  同样是垦荒,三十年后的今天比三十年前更急促。

  自给自足 单户农户自身产业循环

  “家里两亩田、一亩地。”聊到土地那些事,黔沿村的张荣礼算起了账,“一亩田700斤大米,每年1400斤,一亩多地种红苕,花生,豆子……喂一至二头猪,再种些蔬菜,生活基本能自给自足。”

  80年代末、90年代初,在还未流行外出打工的农耕文化里,户是农村基本经济单位。像张荣礼一样的农户,粮食自给自足、家里最大的支出是购买小猪的钱。每年喂养两头,杀一头食用,卖一头购仔猪,产业便在单户农户进行循环。

  自给自足是一种理想的平衡状态。不是每户都能实现。

  双龙乡青树子组的陆光文有五个孩子,“五个孩子就是五张嘴,得吃。”土地严重不足,陆光文决定向石要地。

  每天天刚亮,陆光文就背着钢钎、二锤出发。只要石头的缝隙里、石板的凹陷处有沙尘,陆光文就小心翼翼地把土扒出来存好,在石板上凿出平台 b68 ,找出小石块进行堆砌,砌完后,把土回填,不够的,到水沟边上找到冲积的泥沙或者腐烂的植物来补足。这算又得了一碗土。

  陆光文自己砌成的石碗土,最小的只能种一棵红薯。“每年多出几个石碗土,生活就多了几分盼头。”陆光文耐着性子,以坚持不懈的毅力,向石寻土一寻就寻了30多年。究竟砌了多少个,陆光文自己也记不清了。大概估算,仅杨田土一处,石碗土至少有150多个。这样的地块,他有4、5处。

  陆光文靠努力增加土地面积来实现生活的自给自足。

  可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平衡却不是努力就能改变的。

  “那时,我们吃一颗米的饭。”桃林镇天隆村新合组76岁的陆久会对2011年前的日子记忆深刻,那时的“一颗米”是指全是包谷米。新合组没有田,只得靠山生活。

  “每年过年才买20斤米来吃。”廖庆芬清晰记得,有一次,邻居连买20斤米过年的钱都没有,在别人家借了一升,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洒了一半在泥坑里,整整郁闷了好几天。

  新合组的村民靠着整年吃玉米进行着家庭的产业循环。

  经历着时间的磨合,土地面积基本恒定,耕种类别基本明确,循环模式基本形成,怎样提高生活的品质,村民们开始关注劳作的过程。

  “粗糙,简直看不上眼!”大坡镇田坝村70多岁的何大爷走过稻田,指着田坎吹胡子,在何大爷的记忆里,他们扯田坎有七道工序,铲田坎、糊田坎、拉田坎……最后,田坎上的纹路整整齐齐,漂亮无比。劳作在确保不漏水的情况下,更注入了美的元素,何大爷年轻时,每次都能从自己扯出的田坎里找到自信。

  单户农户自身产业循环让张荣礼有很强的安全感。自身的努力程度自己能够决定,外界物价的涨跌、人与人之间合作的成败对家庭影响不大。

  那时的女孩们心里总装着一个秘密,期盼大田坝子中间,一位骑牛的王子将自己迎娶。

  打破循环 拓宽渠道放弃低效土地

  “老是换台,看起不安逸!”1984年,寨坝镇凤凰村的张廷国贷款300元,买了一台14寸的熊猫牌黑白电视机。

  在凤凰村,张廷国是第二个买电视机的农户,动机很简单,就是去邻居看电视时,邻居喜欢看打得凶的武打片,张廷国喜欢看《白蛇传》。

  美好生活的向往打破了张廷国自身的经济平衡。

  张廷国因预支未来打破自身经济 b68 循环,永安镇团结村的向贵仁却因新增人口打破经济平衡。

  土地面积固化,新增人口成为当时的主要矛盾。向贵仁自身有五兄弟,分到自己身上的土地不多,田就更少,“我家的田根本不用牛犁,只用锄头翻几下,用脚抹平就可以了。”加上两个孩子吃饭,读书,生活就捉襟见肘。

  当时的农村流行着四季饭,把少量的米分成四份,四季豆出来,就和着四季豆煮;玉米出来,就混着玉米瓣吃;小麦成熟,就装在一起蒸……即便如此,还是有少量家庭的米接不上,玉米出来只吃玉米、小麦出来仅吃面条。

  空间上的平衡被时间打破了。电视机的出现,让村民简单的单户农业产业自身循环无法实现,人口的增加也让固定的土地空间不能满足。

  人们开始寻找更为广阔的天地。向贵仁家大女儿是当地最早出去打工的一批之一,最多的时候,他们一家全家都外出。连原本就没有多少的地都荒芜了。

  马临街道五一村一组的肖世雄经历过这样的过程。在五一村背后山脊上,一片200多亩的土地长满了一人高的野草。

  “当时可是大块大块的好土。”在肖世雄的记忆里,这片土最大的缺点是远,从早上就开始,到傍晚,只能挑5至6挑清粪,“太辛苦了!”

  肖世雄记得当人们通过务工等方式挣钱,不再依靠这片土地生活时,这片土地便沉睡了起来,“至少都有15年时间。”

  务工流行了,创业时尚了。结婚的礼品从银首饰到手表、从手表到家电、从家电到轿车……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,土地却更加荒芜。

  永安镇团结村的向杰搬到了城里,已经很少回老家了,只在每年过年的时候回一次,家里的坝子边都长满了野草,去自己家的小路更是让野草封了起来。到远处的大岩上上坟,几乎找不到路,只靠记忆判断方向。“我们小时候,这些草随时都被我们割得精光。”

  每年过年回家匆匆半天,就回到城里,对于做生意的向杰,过年是挣钱的旺季。别说打理家里的地,就连家门口的草都没时间拔。

  这时,男孩儿的心中,总揣着一个理想,在自己喜欢的城市购间房,买辆车。

  重构模式 因地制宜释放土地活力

  “谁愿意把大花槽土地拿去开发,我免费送他干15年。”在二郎镇庆丰村小山组产业发展群众会上,50多岁的赵学清情绪有些激动,“那可是好土啊,没想到变荒了,不但长上了一人深的草,还成了野猪的窝。”

  庆丰村小山组只剩下些老人,年轻人不愿耕,老年人不能 b68 耕,这是土地荒芜的原因。

  乡村需要振兴,农村产业革命需要纵深推进。可当年一寸也不放弃耕种的劲头没有了。

  怎么推进?在乡间流行着这样的说法,最开始推广水稻宽窄行时,大家都不愿意,“水稻总数少了,产量能增加?屁都不信。”实践是检验的最好途径,通过广泛的宣传,人们认可了宽窄行,也形成了尊重科学的社会文化环境。

  耕种习惯需要外力才能改变运行轨迹。小山组大花槽的荒地怎么激活?二郎镇通过大户发展,群众入股的方式推动。在产业发展大会上,赵学清当即就点了头。

  赵学清心里有着自己的盘算,这片土地种或者不种都不影响自己的生活品质,他心里对花椒的发展充满期待,他选择用入股的方式加入花椒产业的发展。

  “当前需要钱。”程寨镇红旗村的王真权没有选择土地入股,他把自己的土地流转给大户经营,自己接受大户的聘用,到地里打工,解决燃眉之急,他选择了最适合自己家庭情况的方法。

  集中无力耕种的土地成为重构土地经营的一种模式;优化正在耕种的土地成为另外一种探索。马临街道五一村一组正在实践,发动组里的知名人士牵头,捐资3万多元修建机耕道,统一规划42户40余亩土地,利用组里村民经营生鲜超市的优势,发展蔬菜种植。

  在黔沿村,村里算起了账。全村1939.2亩地,大茶树300亩、红粱358亩、柚子700亩、水稻80亩……身处农村产业革命前沿的土城镇黔沿村,目前在家种地的多数在50岁以上,最年轻的张荣礼都已经48岁,目前的劳动力只能支撑400多亩的耕种,还剩下的500余亩山地,全部集中发展花椒。

  “黔沿无闲田”。因地制宜,土地的活力正在新一轮农村产业革命中得到有效释放。(完)

【编辑:周娴 】关闭本页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
0